企业邮箱 | 设为首页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主页 > 博报 > 影视 >

影视

    《大平原诗刊》名家荐稿 梁琴:时间在诞生,允许回望 我恰恰居中,拥有此刻超度的心魂

    诗人档案梁琴,女,山西省霍州市人,写诗,作品散见各报刊,微信平台你每天都笑你每天都笑,像笑的雕塑讨好着风轻云淡,似没有骨气的天空,一扫多日的阴霾狂风大作,你仍然在笑,笑着接战你吞下密布黑云肆虐的一道道闪电你笑着,从容,镇定,吓退魔鬼的纠缠你笑乐了黑影的啃虐笑着背负,融化,不惧击打亲吻你笑的弯月般的嘴形抚摸着你笑得忘我的躯体,爬向你的高处你笑着,从容,不惊向着面壁的大山石头开花笑开夜的黎明,笑着新生一路花开,任我觊觎我在草毡的地毯,看鲜活的花开它们自信,漂亮,在夏的清风里释放含羞而潮红的脸快乐的摇曳,花香飘来我深拥这不可开交的明媚“哦,我的上帝,多大的过失,多大的希冀”爱情的脚步坚定,沉稳的向你走来午后的阳光,肆无忌惮,狂野而执着有风主持,在欢醉中,为着这片片花群而狂舞谁的声音在耳旁悄悄低诉来吧,做我美丽的新娘在这露天的巢穴里繁衍,生息,任性的美丽*引号来自阿米亥醒来,我只是叙述者醒来,我只是叙述者,说着空话叙述信仰在远处敬畏伸手不及叙述拿钱买到的,会被恶人反复追讨血红的眼睛在,各行各业各种年龄段破坏渠道,干裂的大地人们在泥泞血流之间行走火急火燎,紧贴孤独的臂膀咬噬你逐渐看不到的名光叙述冷漠的人间处处堆砌陷阱已经如火如荼一身的冷汗在独自的噩梦里下陷哦,幸好,我及时叙述模糊的眼睛,趋于清晰幸好,我还有真实的人间庇护周全叙述我梦到的在十八楼的顶层在十八楼的顶层享受城市全景观照观众无非是短暂旺盛的绿植紧密支撑高楼大厦的方格窗子红色垃圾塑料袋的浸漫施工的工人,视为黑点的忙碌无非离太阳更近些无非是在浮肿的盛夏,烤熟斑驳的思想与呆滞的晚风无非昏昏耗耗期待一场雨来激活无非窒息的感觉,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汗流成河,恣意挥霍的分秒无非风都懒散,奢侈莅临我的小镇用一场雨,为我洗尘一夜之间,愿你们长大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不同于昨天公众号换了不同版面,看似绝望的事情有了好的转机昨日不懂事的小毛孩扛起家庭的重担丝瓜一夜之间变老了,索性让它吊在蔓枝上吧不要打搅,安静孕育世上一成不变的是贪婪的心与留存的美德西西弗斯的坦途是无休止的攀爬芸芸众生,滚动,幻化,氤氲蚀一把气,调和,专注与某事一夜之间,世界换了模样一夜之间我睁开迷糊的眼睛,愿你们长大言语成熟真理落在我的空虚里我们眼睛在光亮中略微向下它的迎合,为霎时刺入的亮而垂下脚步再也迈不动高处的台阶,云雾缭绕远处目力所及,我伸手停滞在空中的省略号时间,在涛涛流水的欢快里打着漩儿在一起,相悖的絮叨如遇上礁石的浪花背着你,也朝向我什么都属于你,你的拧巴都毫无顾忌浸染我屋檐下的聒噪,呆萌的呓语分不清哪个是雌性,是我我多想写一首诗啊我多想写一首诗啊,写一写清晨的鸟鸣,阳光心碎的念想幽径通向远方,凤冠霞帔,年轻恋人紧拥着我多想踏足野外,微吸清凉的风,饮啜小草上的甘露洗清混浊的汗液,掏空身体的腐肉我多想写一首诗啊,写一写山花的清香,污蚀的杂念在这样一个渊渊独我的尘世收集树梢缝隙的一缕剩晖都是自然临幸的光芒我写下这首诗这样的时刻亦如我美好,静谧的殿堂我拥有此刻超度的心魂我在一个黄昏的雨天让一只孤燕亡命天涯为了找回它我在空气稀薄的冰山喂养了一只松鼠居于时空之中再也触及不到温暖的生息滑落的遗憾,顺着时光,我已拆解时间在诞生,允许回望我恰恰居中,拥有此刻超度的心魂【荐稿 王跃强 编审 荒村】


    上一篇:贵阳云岩胃肠医院欺压百姓乱收费天理何在百姓

    下一篇:陕州区锦江矿业总经理黄小江不择手段欺压包矿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