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创投 > >

  江西上饶市广丰区五都镇松林村村民多次实名举报村支书余光海(兼林业员)违法乱纪、欺压村民的事实,当地纪委调查草草了事,当地村民苦不堪言,现将余光海的“光辉事迹”陈述如下:

  一、村支书世袭制。余光海的上任村支书是他的亲妹夫吴宗福(因贪污被罢免村支书,后因上面有大人物帮他说话保住了公职,现在镇政府上班),上上任是余光海的父亲,他们一家三人包揽了村支书数十年之久,在村里势力根深蒂固,很多村民对他们的种种恶行敢怒不敢言,余光海曾多次放言“你们随便告,材料始终要到县里镇里,我有人你们告不倒我的”,“你们哪些人举报签了字我材料都看到了,以后的日子小心点”。

  二、利用职务之便非法经营沙场。余光海利用其村支书兼林业员的身份,2003年至今非法经营位于松林村石龙头水库尾的沙场(2003至2013年8月之间还属于无证开采,后因村民多次举报,在上面大人物打点下才去办理相应证件)。2019年4月之前工商登记合伙人(余光海、陈忠伟、黄哲云)三人,每人占股份33.3%,2019年4月之后新增一名股东(朱继军),每人占股份25%。十几年来,该沙场的经营生产严重破坏了附近的生态环境,损坏森林面积保守估计100多亩,洗沙排出的污水直接流入水库,对下游约15公里的两万多居民的饮用水造成了严重污染。下游的群众多次向林业局、环保局等单位反映情况,但都被余光海庞大的人脉关系网摆平了。

  三、神通广大,只手遮天。针对群众举报余光海经营沙场的事情,当地纪委来调查,给群众的答复是“余光海只是参与了经营,他不是法人”。党员干部在自己辖区利用自身职权危害两万多群众生命健康、严重破坏国家森林资源的违法乱纪甚至犯罪的行为。就一句他不是法人就跳过了?

  四、巧立名目,套取国有资产。2003年,余光海利用其五都镇林业员的身份,用五都镇紫坞村60多亩荒地,以退耕还林的方式,套取造林资金。2013年承包合同到期,余光海继续骗取镇政府该60多亩荒地的退耕还林资金,并将套取出来的资金打入其亲戚的银行账户;2005年开始国家对山茶油低改补助资金,全五都镇的山茶油低改由余光海一人操办,他以亲戚名义签协议来套取国家资金高达100多万,广丰区林业局有档案记载。

  五、非法倒卖国有资产。余光海担任村支书以来,将松林村的100多亩责任田卖给村民,村民建房先要“孝敬”余光海,金额至少一万元以上(具体视面积地段而定),收了钱以后不开任何凭据,只有在村民再次送上“孝敬”他才开一张收据或者白条(不是政府部门非税收入票据)。据我们统计,余光海近年来通过卖田收入至少达300万元之巨。

  六、截留政府资金补贴。余光海担任村支书二十多年来,在截留资金方面手段炉火纯青:2013年余家塘山、烧灰山、社屋山等地作为“马家柚种植基地”,骗取政府资金100多万,这些地方马家柚一颗未见;上级部门拨下的新农村建设和水利兴修的政府拨款被他们大量截留,松林村没有任何规划变化,水库生态环境日愈恶化;余光海自2013年以来一直截留国家发放给村民的房屋拆旧翻新补偿款,少的一家开两个户头,多的一家三四个户头,最终到建房户手中一个户头都没有补足,还要被截留二到三千元,骗取资金达几百万元。

  七、招标低保名额,敲诈贫困户。余光海担任村支书以来,低保户、困难户从不张榜公示,都是余光海私底下“招标产生”,谁给的钱多名额就给谁。如松林村最贫困的村民毛某某(因工伤无法做重活,妻子智障,三个儿女暂无劳动能力,住泥坯危房,详见图)曾向余光海请求给其办理低保,余光海表示同情村民毛某某,只要毛某某给他“孝敬”五千块钱就可以享受低保扶贫一条龙服务。而那些住着楼房、子女还开着轿车的人家却成了困难户、低保户。

  八、开展“副业”,大力“创收”。余光海开发出很多从群众手中敛财的方式:卖假结扎证,对抗计划生育国策,余光海在村里明码标价卖假结扎证,村民只要给他五千元,不用动结扎手术他就能给村民办货真价实的结扎证;在计划生育那些年间,余光海等人对村里计划生育对象户采取采取高压罚款,有钱抢钱,没钱就把对象户家中的猪、羊、茶油等值钱的财物弄到村委会私下瓜分;挪用罚款,松林村自留山一半多都被烧毁掉(有具体名单),罚款近三十万元,每次罚款都被余光海等村干部私下瓜分,自留山主的损失没有分文补偿,他们还借烧山的名义把山上的树木大量砍伐出售牟取暴利。

  九、打击报复举报村民。村民邱元仁在2014年因被村干部毛增贵殴打一事举报松林村村干部,在这以后邱元仁一家人收到了以余光海为首的村干部严厉的打击报复:借用秀美乡村名义,在无任何规划审批手续的前提下要强拆邱元仁老宅,后经邱元仁据理力争强拆无果而终;邱元仁岳父岳母两个老人因无房居住在自家宅基地拆旧翻新建房,被余光海带领执法队以未批先建的理由强拆,且不说松林村拆旧翻新没有人审批过,邱元仁岳父岳母也多次让几个儿子分别向村镇请求审批都被余光海拒绝,余光海甚至放言某分管领导——你敢给他审批,到时候出事了别找我村里(有录音)。事后据说余光海在人前大放厥词:“这就是跟我余光海斗的下场”。这哪里是一个党员干部,这分明是旧社会横行霸道的保长。

  以上这些只是我们了解到的冰山一角,余光海担任村支书二十多年来,贪污资金、敲诈群众金额已经能以千万元计,小小的一个偏远山村村支书怎能有如此大的能耐,是其敛财手段高明还是背后保护伞神通广大?希望能有人解开这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