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
  • 安培公司_故事 谎言 几阕资本春梦


    发布时间:2019-07-10 15:18

  • 故事 谎言 几阕资本春梦

    本网今日讯   震惊7月份资本市场的,是一起亵童案——“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9岁女童案”。

      7月3日晚上9点,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本市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高度重视,迅速开展相关工作。7月1日下午,在警方工作下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同样在7月3日晚上,新城控股发布的公告则侧面证实了这起事件。公告称,公司于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控人、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议,全票通过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公告同时明确,王晓松将行使法定代表人职权,签署董事会重要合同、重要文件及其他应由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其他文件,王振华将继续担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职务。

      新城控股新任董事长王晓松系王振华之子,1987年出生,今年32岁。王振华则出生于1962年,今年57岁。

      7月4日,新城控股开盘一字跌停。至收盘时,跌停价位上的卖单依然超过300万手,意味着有近120亿资金在仓皇出逃。7月5日,周五,新城控股继续无量跌停。7月8日,周一,继续跌停。7月9日,继续暴跌8.9%,放出巨量,全天成交金额逾80亿元,实际换手率高达38.72%!至此,股价已由7月3日的高点43.65元跌至28.35元,跌幅35.05%。

      “这种黑天鹅就比较奇葩,董事长自己从天上直接砸了下来。”丁安培十分感慨,对张一帆说:“一家净资产300亿,总资产近3700亿的房地产公司,被自己的实际控制人用性丑闻捅了一刀,这种事儿以前只在资本主义市场上听说过,亵童,太恶劣了。”

      “案件还在调查中,网上还有更离奇的说法呢。但话说回来,过去几个月,资本市场上的奇葩事儿还少吗?”张一帆如此回应道。他很清楚,2019年的春夏之交,资本市场上发生了太多的破事儿、奇葩事儿,蔚为大观,让人震惊。

      “你觉得新城控股会跌到哪里?”张一帆问丁安培。

      “不知道。但第一次放量就冲进去的投资者大概率会被埋。单就亵童案来说,属于老董事长的个人事件,和上市公司没有直接关系。但另一方面,作为民营企业,王振华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真正的老板,从这个角度来说,实际控制人的个人事件也没有办法和上市公司完全切割开。而且,受到亵童案的刺激之后,投资者可能会以更加严格的态度对上市公司进行重新审视,从而发现其它方面的更多问题”。丁安培觉得,基于A股上市公司治理的普遍现状,这事儿真正的后果还很难预料,“比如,市场会追问财务报告的可信度问题,也可能会牵涉到较多的投资者诉讼。”

      张一帆暗暗点头,很是同意丁安培的看法。实际上,新城控股在4月2日就已经收到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其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问询函就公司的利润情况、与关联方和合作方的资金往来、公司的现金流和货币资金、房地产开发业务、其它事项等五个方面提出了16个问题,要求上市公司予以回复及披露。其中关于货币资金问题,交易所的关注点非常清楚:

      “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末货币资金454.09亿元,同比增长106.90%,其中银行存款占比88.10%;同时,公司长期借款和短期借款合计259.39亿元。请公司进一步补充披露:(1)货币资金使用的受限情况;(2)在以银行存款为主体的货币资金大幅增长的背景下,公司利息收入由2017年的1.54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87亿元,增幅仅为21.43%的原因;(3)按照货币资金期末余额和利息收入数据估算,相关利率水平仅为0.47%,请说明低利率水平的合理性,并列示公司2018年度货币资金的月均余额;(4)请结合公司经营模式,说明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同时,存在较多有息借款的合理性”。

      4月17日,新城控股对上述问询函进行了回复公告。就其中的货币资金问题,其回复称:

      截至 2018年12月31 日公司受限货币资金余额为54.00亿元,主要为住房公积金、按揭贷款保证金及保函保证金,及为取得银行出具承兑汇票而存入的保证金,不存在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的情况;由于公司资金需随时用于支付土地保证金、参与土地招拍挂等,需保持充足的流动性,公司存款主要为活期存款和协定存款,利率分别为 0.35%和1.15%,存放于各项目公司的存款主要适用0.35%的活期存款利率;公司所处的房地产开发行业为资金密集型行业,为确保公司的平稳运营以及满足新项目获取的资金需求,公司在谨慎考虑销售回款的情况下,需保证充足的货币资金储备。此外,根据行业支付惯例,在每年春节前有大额的工程款支付需求,因此在每年末,货币资金余额较高。

      而且,张一帆也注意到,根据新城控股5月8日的公告,“截至2019年4月30日,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借款余额约为人民币967.68亿元”,而其2019年一季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07亿元。

      “借款余额高达净资产规模的三倍还多”,这多少是一个问题,一个“可小可大”的问题。作为资深金融市场人士,丁安培和张一帆显然都很清楚这一点。

      丁安培也是券商出身,大学毕业之后就在南方一家头部券商工作,十几年间从来没有跳过槽,从营业部基层员工成长为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真正做到了“和公司共同成长”。这一路走来,职业发展没有惊喜,但似乎也没有大的挫折。但转折点出在2015年下半年的股灾,上证指数从6月份的5178点急速下挫至8月份的2850点,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暴跌了45%,创业板的走势更加夸张,已经不能用“暴跌”来形容,而是一次典型的“崩盘”,创业板指数从6月初的4038点开始拐头向下,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已下滑至1779点,跌幅高达56%!

      在这次由监管层“暴力去杠杆”引发的市场大崩盘中,丁安培第一次对自己的职业身份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和厌倦:数千万身家的高净值人士转眼间财富净值就萎缩过半,核心客户批量破产、流失,这些都市金领精英、久经商场历练的企业主,在突如其来的市场变化面前,仿佛全都退化成了一棵棵粗壮的韭菜,任由冰雹雨雪蹂躏,而自己作为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存在的意义究竟又在哪里?

    共8页: 上一页
  • 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