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劳春燕: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

  现在人们看病可以选择公立医院,也可以选择民营医院。民营医院越来越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看病难。但是,您在选择医院的时候可得慎重了。比如有一些医院,把治疗疑难杂症、慢性病作为自己的特色,而且号称是有尖端的技术、先进的设备、顶尖的专家,吸引了很多患者。您看这家,就说自己在治疗甲状腺、妇科、精神类疾病、癫痫等方面都是全国一流。那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呢?

  解说:

  在北京打工的陈女士经常会有憋气的感觉,在一次体检中她被发现患了甲状腺结节,陈女士认为自己憋气的毛病肯定和甲状腺的问题有关。偶然的机会,她看到北京燕竹医院做的一个有关甲状腺疾病的专题讲座。

  抱着试试的态度,陈女士来到燕竹医院做了检查。

  陈女士:

  医生说这个憋呢就是说,如果要是严重的话能窒息。那你晚上睡觉你不知道就憋过去了,就是死呗。

  解说:

  这个结果让陈女士胆战心惊,不过医生让他放宽心,说治这个病燕竹医院有绝招,不开刀,不手术,就能彻底治好,而且治疗费也不算太贵,五、六千块钱包治好。陈女士心动了,当天就开始了治疗。

  7天后,医生又让她做了一次检查,告诉她,结节已经变小了,医生说再吃上一个月的药,结节就能完全好了。陈女士还没来得及高兴,结账时2万多元的费用,让她吃了一惊。

  陈女士:

  医生说那你根据你的病情来治,人家花六、七千块钱你不可能一下都治好,每个人的病情都不一样,再一个身体的素质也不一样。

  解说:

  治疗费从当时说的五、六千块钱一下子变成了2万多元,这相当于陈女士小半年的收入。尽管有些接受不了,但想着只要能治好病,陈女士也就认了。

  可一个多月后,吃完医院开的一堆药,陈女士憋气的现象并没有任何好转,她又来到燕竹医院。从医院检查结果看,结节在继续变小。医生告诉她,要想治愈,还需要吃三个月的药,而三个月的药费又得1万多元。陈女士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她来到北京一家三甲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让陈女士感到非常意外。

  陈女士:

  我就把片子又上三甲医院照了一下彩超,甲状腺结节根本没小。

  解说:

  三甲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陈女士花了2万多元治疗了一个多月的甲状腺结节大小根本没有变化。陈女士不清楚燕竹医院那两次显示结节在不断变小的彩超结果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而三甲医院的专家对她说的一番话更是让她愤怒不已。

  陈女士:

  他说我那个甲状腺结节这个小的程度连药都不用吃。就是我这个主要就是堵嘛,他说跟这个甲状腺没有关系。说我吃的这些药不治我这个病,还反而对我这个身体没有好处。

  解说:

  一个不需要治疗的病让患者花上几万元去治,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医院呢?

  记者在北京市医疗信息网上查询到,燕竹医院是一家营利性医院,打开医院的网页,看到它不仅宣称擅长治疗甲状腺疾病,还擅长治疗妇科等疾病。他们是如何为病人诊治的呢?我们决定去这家医院体验一下。

  网页上介绍有一个28元的妇科体检套餐,记者拨打了服务电话进行咨询。

  北京燕竹医院工作人员:

  你好,北京燕竹医院。

  记者:

  就是28元的体检套餐是哪8项?

  北京燕竹医院工作人员:

  彩超、数码电子阴道镜、白带DV、白带常规、血常规、尿常规、妇科内诊还有一个心电图。

  记者:

  这8项很全,那就是说应该是做了这8项就不需要再做其他的吧?

  北京燕竹医院工作人员:

  一般的话没有其他情况就不需要做了。

  解说:

  花28元就能做8项专业的检查,听上去很不错。

  记者预约了这个28元的体检套餐。来到燕竹医院从前台领取了写有28元体检套餐的单据后,被护士带到一名女医生那里。医生简单询问后立刻开单子让记者去做一项价格为120元的检查。记者提醒医生,自己预约的是28元体检套餐。

  北京燕竹医院医生:

  那个是腹部黑白超,看的不是特别准。比如说小的肌瘤或者卵巢囊肿看的不是很清楚,你说你花了28(元),你什么都没有查出来,28(元)不也白花了?

  解说:

  医生的意思是要想不白来,就要做另外的检查。记者交钱做了检查。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北京燕竹医院医生:

  而且还是有炎症,正常咱们盆腔不应该积液,最高不超过1.0。现在盆腔积液2.4乘0.9。

  记者:

  这严重吗?

  北京燕竹医院医生:

  一会儿我再给你做个妇科检查咱们再说。

  记者:

  好。

  北京燕竹医院医生:

  开个妇检一共是221元。

  解说:

  号称28元的体检套餐,没想到转眼就花掉了300多的检查费。很快,新的检查结果又出来了。记者除了盆腔积液,还患有另外两种妇科疾病。医生告诉记者需要赶紧治疗。

  记者:

  治的话多久能治好?

  北京燕竹医院医生:

  一次性的。一个月宫颈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解说:

  女医生信誓旦旦能快速治好记者检查出来的这些病,并且基本不会复发,可是治疗的费用却一点儿也不便宜。

  北京燕竹医院医生:

  全下来也就4000多块钱。

  解说:

  本来是奔着28元的体检套餐来的,但是如果在燕竹医院治疗下去,4000多的治疗费,再加上检查的各种费用,要花上将近5000元。

  那么,燕竹医院的检查结果可信度又如何呢?

  第二天,记者来到一家三甲医院的妇产科做了全面体检,结果显示,记者在燕竹医院检测出来的三项妇科疾病,都是子虚乌有。

  北京某三甲医院妇产科医生:

  你盆腔是个正常的,没有任何异常。这个报告呢,它是提示说你有细菌性阴道病。但是我们的检测是正常菌群,也是没有问题的。这都不需要治疗,你可以安心回家了。

  把没病说成有病,把小病说成大病,看来,燕竹医院看病还真是有绝招。

  燕竹医院宣称它是“国家级精神疾病专业诊疗基地”,可记者在燕竹医院的执业信息里看到,它的执业范围里甚至连精神科都没有。而有了国家级的名号,还得有名医坐诊才行。

  在燕竹医院网页上一名叫胡传林的医生,有着很多头衔,其中有一项是“中国疑难病研究中心专家组成员”,听上去挺唬人。按国家规定,这类民间研究机构和组织都应该进行登记注册,可记者在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主办的“中国社会组织”网站上却根本查不到这个机构。

  编一个听上去唬人的组织,再封一个专家的称号,坐诊的名医就新鲜出炉了。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自封为专家的人里面有的竟然连起码的职业资格都没有。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医生必须取得“执业医师”的资格。记者对燕竹医院一名声称“精神科中医泰斗”的“首席精神科专家”于军进行了查询。在卫计委的官网上显示,北京只有一名叫于军的男医生,在北京查不到这名叫“于军”的女专家的执业信息。

  在燕竹医院的网站和各种宣传广告中,他们还宣称独家引进了首台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8分钟就能确诊各种精神类疾病,再通过一种名为神医扁鹊五联疗法的5种方法,即可治愈各种疑难精神类疾病。

  可是仅仅工作仪器来诊断治病对于专业的医生来说,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精神科 主任医师 罗小年:

  精神科疾病的诊断他有诊断标准,这个诊断标准里面,各种精神疾病的诊断,都没有提到过依靠这种仪器来做诊断的,如果依靠仪器能做诊断那就好办了。其实现在还没有达到这样一个水平,这是世界公认的精神科现状。至于治疗呢,我们国家中华医学会制定的几个比较常见的精神疾病治疗指南,这5种方法不见于任何精神疾病治疗指南的内容。

  解说:

  燕竹医院还在互联网等地方发布大量广告,宣称自己治好了若干疑难杂症。记者对其中的一些患者进行了查询。从网站资料看这名患者叫马女士,23岁,是一所大学音乐系的大三学生,身患抑郁症,在燕竹医院被治愈。

  记者对燕竹医院对网站上的这张照片进行了搜索,发现照片的主人是一名影视演员,今年30岁,照片来自于私人博客。记者辗转和她取得了联系,她表示自己从没有在燕竹医院治疗过任何疾病,甚至这家医院的名字她都没有听说过。

  这位女士,燕竹医院称她为张阿姨,今年52岁,得了重症强迫症,也在燕竹医院“被治愈”的。记者又对她的照片进行了搜索,发现燕竹医院用的这张照片来自于一个月嫂中介网站,其实这名女士姓杨,今年才37岁,和燕竹医院所谓张阿姨的个人信息完全不符合。

  国家级的名号和专家是自己封的,所谓独特的诊疗技术大多徒有虚名,连康复的病例也有杜撰的,可就是通过这样的层层包装,燕竹医院吸引了许多患者前往。

  患者:

  这是专业医院。专门搞这个妇产的。

  陈女士:

  我这不就相信这个医院,他说是研究所,他说专研究这个甲状腺。

  解说:

  患者被吸引来之后,医院就会使出各种招数迫使患者多花钱,这样的做法在一些民营医院中并非个例,例如虚假的检查报告,在不少医院都曾经出现过。

  那么这些假的化验结果是怎么得来的呢?曾在多家民营医院工作过近十年的林先生,道出了其中的玄机。

  知情人 林先生:

  我所知道的结果是自己写出来的,写多少是多少。都是人工操作。

  解说:

  人工操纵的检验结果,自然是医生说你有病你就得有病,想你有啥病你就得有啥病。

  除了在检验报告上作假,在炮制专家这方面,这些医院和燕竹医院的手法也是如出一辙。

  记者随机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就发现不少类似的现象。在山西太原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他们打着“北京白求恩专家委员会专家”的旗号在招揽病人,经过查询,这个所谓的“北京白求恩专家委员会”并不存在。

  记者又在一家名为京科银康的皮肤病医院网站看到,它的一名专家据称是“中国皮肤病诊疗规范委员会”副会长。记者对这个“中国皮肤病诊疗规范委员会”进行了查询,也同样查不到任何信息。而这些医院费尽心思编造检验报告,自封专家,目的其实只有一个。

  林先生:

  赚钱啊,可能我说太直接了,花1000块钱让你去治疗,你觉得有所好转,下回来让你花2000块钱。下回来3000块钱,就是这么花。一个人来个四、五趟,五、六趟。

  解说:

  很多患者钱花了不少,病却没能治好。也有不少患者进行过投诉。2008年,一名糖尿病患者就因为治疗无效起诉过燕竹医院,法院以虚假宣称治疗效果,判决燕竹医院进行了双倍赔偿。之后,燕竹医院的糖尿病专科是没有了,却换成了甲状腺、精神疾病等专科,又做得风生水起。

  这些年来,相关部门对于这类违法违规的医院也一直在查处打击,可是却收效甚微。早在2006年,燕竹医院就曾被北京市工商局以广告违法进行过查处,2013年年底,燕竹医院再次被国家工商总局以涉嫌严重广告违法进行了曝光。太原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京科银康皮肤病医院也曾因虚假广告被查处过,但现在这些医院的宣传依然如故。

  主持人:

  一些医院唯利是图,靠着假宣传、假专家、假诊疗,不法经营,赚得是盆满钵满,患者不仅白掏了钱,更是延误了病情,而且也伤害了医患关系,影响了民营医院的声誉。民营医院的发展值得鼓励,但对它们的管理也得跟上。如何及时清除害群之马,有效整肃医疗市场秩序,是有关部门面临的一个新课题。说到底,只有严格的管理,才是对民营医疗行业最好的扶持。

  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