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能源 > >

山西古交市煤焦集团白家沟煤矿恶意瞒报死亡事

最近以来,安全事故和自然灾害事故一起接一起。盐城化工厂爆炸,乡宁塌方事故,政府为了抢救伤亡人员以及国家的财产,出动了大量人力物力抢救伤员。人命关天以人为本。根据国家相关规定,煤矿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应在一小时内向当地职能部门上报。蓄意瞒报现象,致使这起矿难发生至今一直没有向上级有关部门上报。为此,本报记者对此事展开调查。本报记者接到矿工举报,山西省古交市煤焦集团白家沟煤矿于2019年2月28日下午中班4点多发生一起安全责任事故。死者陈世平,男,51岁,系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界岭村人,现与汉滨区早阳镇吉庆村合为一村。陈世平生前与后妻杨居琴在白家沟煤矿打工。家有两个儿子他为后继父,老婆在厨房做饭,陈世平是安全员,事故发生之后,此事由陈世平的弟弟陈世友全权负责,最终陈世友与矿方协调150万处理了结。根据记者调查了解,这起安全事故的出现的原因是由于当班没有挂猴车的工作人员,陈世平不懂猴车下井与上井要反过单向行车的挂法,结果挂反猴车,逆向行车被当场把脑袋绞下来后致死。事后矿工赵三才和小韩等人把陈世平的尸体抬上来,晚上用皮卡车拉走。古交市煤焦集团白家沟煤业有限公司,位于梭峪乡白家沟村,距梭峪乡5km。

本报记者于2019年3月19日向古交市宣传部、古交市煤炭工业局反应此事,宣传部和煤炭工业局称没有接到该矿上报材料且拒不承认有此事发生。随后,记者为了取证,驱车千里来到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早阳镇吉庆村见到了死者家属,听死者妻子父母讲述了事故发生之后陈世友处理其兄陈世平事情的经过。死者家属讲述,陈世平和妻子杨居琴、弟弟陈世友及其妻子都在白家沟煤矿上班,老乡陈家沟老陈在白家沟煤矿担任领导职务。陈世平是因为猴车挂反被当场绞死。

图为陈世平妻子杨居琴父母

图为白家沟煤矿调度室陈主任

图为陈世平弟弟陈世友在白家沟煤矿厨房

图为陈世友媳妇在白家沟煤矿厨房白家沟煤矿属于机建矿井,正在建设试生产阶段,煤矿企业生产过程中出现安全事故更应该及时上报,遵纪守法,查找事故原因防患于未然。以免将来造成更大的事故灾难,不可否认,事故中存在着“天灾”,但绝大多数都属于“人祸”。那些为了赚钱而不怕践踏法律的矿方是“人祸”之源,但他们身后往往还隐藏着一大批如影随形的公职人员。矿上一旦出事,就要被停产整顿,甚至被追究法律责任。面对巨额利润,制度被克服了,而国家对煤炭安全监管的力度越来越大,令人费解的是,记者千里之外能悉知矿上发生的一起起事故,而煤炭局安监部门而不知情,千里之外安康早阳吉庆村老百姓都知道死者陈世平煤矿出事埋回村里你也不知情,脑袋瓜已经掉了还不知情,不知再如何调查才知情了,不知矿方又从哪家医院出一个假死亡证明来蒙骗过关。即便是在形势严峻的高压姿态下,古交市煤焦集团白家沟煤矿,造成死亡安全事故后,该矿仍敢于顶风瞒报。作为主管部门的古交市煤炭局,又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面对2019年2月28日古交市煤焦集团白家沟煤矿发生矿难瞒报事故,古交市煤炭工业局又会对企业采取什么样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对于舆论监督视而不见还是另有隐情?山西省古交市煤焦集团白家沟煤矿在发生矿难后不及时依法上报有关主管部门,而采取铤而走险,重金封口死者家属,私了瞒报,逃避责任追究,这种无视国家法律法规、无视矿工生命安全,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的行为,古交市有关部门是否知情?经记者实际走访调查,该煤矿从出事到现在一直大肆生产,就像事故从来没发生过似的,其实在矿方心里很清楚,大多事故都是人为引起的,但他们对此视而不见,他们最关心的是企业效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瞒报依然存在,生产依旧继续。有关部门是否有失职之嫌?此矿难真相何时才能见天日?谁又该为此担责?希望有关部门尽快介入查处还法律一份尊严,给人民一个交代,让死者安息,生者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