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财经 > >

  项城现任教体局局长马忠平,是个带案提拔的干部,在卫生局当局长时,把卫生局的股长、乡镇医院院长,全部调整一遍,干部职工在网上反映的真实姓名,真实数字,有理有据,为啥还是不了了之,而且又被任命为项城教体局局长,真不知他的靠山是谁,项城人街头巷尾议论纷纷,项城纪委无人敢管。

  以下是贪官马忠平在担任项城市卫生局长和教体局局长时的违反乱纪事实:

  一.母亲7-8月份在郑州住院期间,项城市各个卫生局乡镇医院的各个院长副院长及领导班子,各中心学校校长必须向马忠平行贿,共计上百万。

  二.本月4日-7日期间马中平母亲去世,其大办丧事,全局三日停止办公,动用公车,挥霍国家资源。其妻期间接巨额礼金。送礼车辆高近200余辆(证据在所附光盘内)。

  三.在其担任项城市卫生局局长期间鼓舞各医院鼎力套新农合款:他初到卫生局后,各单位的收入不是太高,乡镇卫生院低的每月几万元(如高寺、郑郭),高的40----50万元(官会、永丰)。看到这种状况后,他开会就鼓舞这些院长说:政府每年几亿的新农合款,这个大蛋糕不会想法吃吗?大家不会想法挣到手吗?这后各单位的收入大幅加大,如城郊卫生院以前每月收入8万元左右,如今收入每月100多万元。这难道没有问题吗?

  四.借财务统管之名,敛不义之财马忠平鼎力向下属单位采购大型仪器CR、DR等。城郊、官会、三店、李寨等十个单位都被强买,每台马忠平得回扣10----20万元。1:刘鹏:原丁集乡ZF方案生育站工作,现任卫生局出纳会计。新农合会计,2;宋秋菊:栗奎祥(原农委主任)的儿媳妇,原不是卫生单位的人,如今新农合任副主任。3:王琳:编办副主任王红伟的老婆,原不是卫生单位的人。如今新农合任副主任。4:赵华美:市委副秘书长杨志军的老婆。原不是卫生单位的人,如今新农合工作5:付红喜:他爹是付集一个村的巫师,马忠平在付集时和他认识,马每次出门和有事都请他看日子(这就是***的领导)。本来无业,如今新农合工作,兼马的司机6:马忠平老婆的外甥李文华,原当兵分李寨卫生院,不知如今咋弄到新农合了。新农合私自进的还有其它人,不少于10人。

  四..以新设机构的声誉进人:马忠平到卫生局后大张旗鼓说:我新成立了信息中心,医改办、应急办、基药办公室,都是全供单位。这些只要应该经过考试才干进人得,可一有些人纷繁找关系,送钱,进去了。没有参与任何考试。如田俊梅,牛俊峰,种林,李玉华,郭玉敏,李敏,李月红,赵俊丽、解贺伟、严成功,等不少于50人五:能进人的准绳本人说和人事局局长张国旗关系好,没有进不去的人。和编委严耀东好,没有批不下来的单位。卫生系统的人真的不晓得这两个局长咋想的,上级规则行政单位和全供单位进人凡进必考。不经过考试咋进的。单位、没有编委会研讨咋成立的。真的钱能决策一切吗?穷人的孩子咋活啊?请指导查查进人的缘由、设立单位的缘由吧?

  五.要求各单位想法明确工会主席。凡是马忠平收了钱不能安排付职的人员,他要求各单位想法做工作,给弄个工会主席。还玩花架试让卫生局领导去考评,结果一部分单位弄砟了。如:卫生监督所马中平定的是闫胜利(教育局李树松的妹夫),结果考评时出了差错,弄了个李建中,他吧考评人员王敬业要免职。现在许闫胜利去了卫生局。城郊卫生院的赵俊丽,他定的是付院长,结果没有弄成,最后他给安排城郊的工会委员,真可笑,人家送的钱多不愿意,马把她调卫生局了。

  六.借装修、整修之名劳钱他到卫生局后先修大门,再整办公楼的大门、再装大型电子屏、自己常说卫生局没有钱,这些费用是从何处来的?几万的电子屏,他报几十万。

  七.摊派,从中吃回扣捞钱该卫生局购置的办公设备,他反而不买,各位班子成员的家具和电脑、空调等他买,让二级机构出钱,这是为何?买东西时他拿回扣,要钱时心痛,难道摊派就合理吗?买的东西在卫生局,帐确在各单位,查帐时对不住咋说啊?可以把马忠平到卫生局后各个副局长办公室、各个股室新添置的固定资产给卫生局的帐核对一下,看帐上是否有.。吃饭,喝酒、检查都让各单位摊,去年周口纪委对新农合检查,各乡卫生院和私立医院少的摊3万,多的5万多,人家在这不到15天,他却摊派了50多万。这个事可以从各个医院的帐上看,庆七一红歌比赛,他定的衣服一套2600元,啥衣服啊这么贵?卫生局的衣服款还让各单位摊

  八:把该拨的公共卫生专用资金钱变成设备、印刷品、发给下属单位,从中间捞钱应该拨给下面的公共卫生资金,他拿出一部分买B超、心电图、血糖仪等设备给各单位,还给各单位统一配置电脑6台、宣传材料无计其数、每个卫生院今年发挂历就3---4万元的。给乡村医生配置其它仪器等,该给的钱

  九:乱批医院、随意开通新农合。玛丽娅医院、惠民医院、仲景医院、汾南骨科医院、曹氏骨科、骨伤病医院达不到标准,他也敢批医院。他批医院从不按标准,他自己说:我就是标准。每家私立医院给他送的钱少者20万,多者几十万。一个县批了3家骨科医院,符合卫生区域规划吗?随意开通新农合,套取新农合款。

  十:乱搞男女关系,作风极坏。马忠平在丁集镇政府当党委书记时,田杰是该镇卫生院的院长,两人是情人关系。马忠平到卫生局后,两人更变本加厉。田杰更疯狂,她哥田崎成了南顿卫生院的会计,她嫂子从一个农妇摇身变成了丁集卫生院的护士长(档案哪来的),这事卫生系统都知道。每次卫生局调整人员,田杰都事先知道,有的人为了调个好位置,就直接把钱送给田杰让她找马忠平疏通关系。田订着城郊卫生院长的位置早了,整天对外说,我去不成任何人都去不了,这次他把李新厂免了,田杰真去当院长了。经田杰操作张志华去了付集卫生院当院长。现在卫生系统都知道田杰是两个卫生院的院长--城郊和付集;同时兼卫生局的政工局长--管人事

  马忠平的这种做法符合上级的文件精神吗?现在市联合调查组真在查财政人员“吃空饷”不上班,他却让大量人员没活干没事干,吃闲饭,这和上级精神不是背道而驰吗?马忠平这个大贪官,不惩治怎能让人们信服?谁送礼谁当官,外行领导内行,项城教育怎能健康发展,百年大计谁来问。恳求您到项城暗访一下,除去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外,两个大院一般干部到各局委干部职工都知道全市有名的“马手长”“马大胆”“马大手”。所谓的“马手长”指找他办事没有钱是不行的,你可问问纪委里项城籍的同志。“马大胆”“马大手”因捞钱多、出手大方,他的一个朋友说:他为争当教育长花了140万,他可不得想办法捞回来吗?还项城卫生局、教体局职工一个清白,还项城市教育界一片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