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

山西盂县教育局长石永义,在2012年8月收受学生家长艺术品-----油画两张,当时市值每张10万元人民币(有类似拍卖纪录,网上可查阅)。2014年9月底,学生家长去教育局局长办公室找到石永义本人,试图索要回那两张价值不菲的油画。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局长石永义瞪着红眼说白话:我认识你吗?谁看见你的油画了?学生家长被如此局长惊得倒退倒地,大长见识,爬起自省,局长果然不同草民,收人钱财索人款物,如取自家之物,翻脸如书,毫无愧色。于是学生家长只有求助大家,敬请各位集思广益,献计献策,敬上。  事情原委:2012年6月中旬,学生以十几分之差没考上当时被盛赞的盂县高等学府----盂县一中,于是,学生家长只能火急火燎到处求神拜佛,得知只有通过时任教育局长的石永义,学生才有可能去到这么一所高级中学求学,学生家长以破釜沉舟的心态,联系到正在北京探母的石永义,本想请他吃饭恳请此事,结果,时间不赶,没成。而后,学生家长拿出珍藏多年的心血之作,两张商品油画作礼。请局长笑纳。考虑到局长没带车来京,学生家长以快递形式寄给盂县的家属,第二天给局长打电话,局长派他的司机开车来到学生家居住楼下,把两张油画运走。  学生家长心里窃喜,万事大吉。从此学生顺顺当当入学聊以慰藉。高一顺利度过,期末分班升高二时,问题出现了。学生被分到分三六九等的末等班,因为没人愿意留在这个班,五十几个学生的正常班级,最后托关系的托关系,走后门的走后门,班里只剩二十几人。据说,想到实验班的需要2500元,普通版的1500元。学生家长也不想学生留在这样一个班级,积极跟局长石永义协调,石永义不接电话不见面,家长只好再次拿出到2500元自己活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到个所谓“成长班”的普通班,继续学业。大家可想而知,如此班级环境,如此几经周折,一直在外地读书的孩子,幼小的心灵经受了再不能世俗的熏陶和影响,带着满是疑惑的稚嫩和对世俗的不恭,熬到高二期末愤然离校。  俗话说的好,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可怜天下父母心,任何一个家长的投资,都是为了孩子能得到照顾,顺利完成学业。既然石永义你拿了人家价值不菲的油画,那么你就该替人家家长分忧,至少能协调协调孩子的班级,可石永义收受礼品后对此再不闻再不问,那么作为家长自然要索回自己的东西,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所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