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 > >

本文原标题:西安市莲湖区法院一案两立两判将首要行为人从案件中摘除先变造证据后判决

本网今日讯 西安市莲湖区法院,一案两立两判,将首要行为人从案件中摘除,先变造证据后判决,支持涉嫌三项刑事违法和深度欺诈的非法诉求-天眼查(2018)陕01民终6996号非法诉求案例真相,用民事帮助强拿硬要等刑事行为的超常判决  2017年5月4日何美娴将其西安苏何嘉美投资控股公司(以下称甲方)伪装成西安苏荷嘉美医疗美容医院公司名义聘用邹忠明副主任医师为美容外科技术顾问注册执业一年,如违约或把证件转给第三方则赔偿每日500元作为履行合同的保证,并经卫计委初审合格后履行合同一个季度,工资4.5万之后,甲方以【医师法】第13条规定的医师应当由所在医院统一办理注册手续,骗得医师资格证、医师执业证,美容主诊医师证、主任医师职称证、大学毕业证五份证件后立即将五份证件转给何美娴的另一个与邹忠明没有合同关系的公司,米丽莎美门诊部公司(以下称第三方)强占使用,登记为医疗美容科主任承担着主诊医师的法定责任却不再开资不安排工作和住宿强迫逐出西安。邹忠明(以下称乙方)发现被骗后索要自己的国家证件其拒不归还,  因乙方先后7次提起归还物权的诉求,2017年9月6日西安市莲湖区法院才以返还物权案由立案,判决时法庭擅自篡改案由为合同纠纷。9月29日甲方以同一事实同一合同为证据,以其没能实现违法在甲方的控股公司名下非法行医注册并为其承担法定责任;反要求乙方承担9万元的赔偿,继续欺诈的非法诉求,莲湖区法院以劳务合同纠纷案由另行立案。之后在副院长曹媛的参与组织下用大量审判资源轮番隐匿伪造证据后一案两判,经乙方邹忠明提起的(2017)陕0104民初7433号侵权案,甲方苏荷嘉美公司提起的(2017)陕0104民初7962号非法诉求一案两立案两个原审。乙方的两个上诉(2018)陕01民终4590号,(2018)陕01民终字第6996号,十次庭审,一次乙方申请的陕西高院再审(2019)陕民申39号,都坚决支持其继续欺诈的诉求一案两判乙方败诉。  何美娴是甲方西安苏荷嘉美控股公司和第三方米丽莎美门诊部公司共同的法定代表人,同时操作两个独立法人的活动,也是本案和两个公司的直接唯一受益人,但一直对乙方隐瞒真实身份、姓名和公司真相,并由两公司之外的自然人其母何东琪以何美娴的名字与乙方签合同和确认书,何美娴自称米丽莎。证明两自然人为主使和实施人,两公司法人参加,四方组成超越两公司团伙的行为,系有组织有预谋的。  甲方苏荷嘉美公司只签了合同支付首季工资启动合同后不要医师劳务,不要证书不办理注册,只将证书转给第三方米丽莎美公司占用,第三方不签合同不付工资只要邹忠明承担医师法定责任和证书,并签收了收到五份证书的确认书给邹忠明后即强迫其离开西安。证实两公司从开始就隐瞒真相虚构事实谋取证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乙方无法追索和起诉,亦证实甲方始终不是医疗机构伪装成医疗机构,构成以合同诈骗证书和劳务的事实。  莲湖区法院在对乙方为原告起诉甲方和第三方及何美娴返还原物赔偿损失的(2017)陕0104民初7433号侵权案件,判定了甲方签约,第三方侵占证书由第三方归还证书,确认合同之外的第三方是偷偷加入的独立当事人共同骗取乙方财物和劳务的法律事实,但违背法律不判侵权赔偿。  之后,莲湖区法院对甲方以同一事实另行起诉乙方一案两立,其起诉书上甲方明确是苏荷嘉美控股公司,乙方的答辩状上诉状一再强调其另案要求医师注册在控股公司是胁迫医师违法和欺诈的继续,公司登记表和甲方起诉书都证明法院已明知甲方是投资公司不是医疗机构,明知要求医师注册在其投资公司系胁迫医师为其承担非法行医的法律责任和损害国家和公共利益,不能注册在甲方名下即要求医师给其9万元钱财是违法诉求是欺诈的升级,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及最高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应当驳回起诉,将有关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检查机关依法处罚。  但是莲湖区法院违背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一案两判;把甲方伪造为医疗机构,把第三方从案件中摘除之后再判决;以保护其合同欺诈不受处罚,也不按照合同的承诺违约赔偿。更不按照【物权法】第34条第37条,保护公民权益和乙方诉求,变更乙方返还物权赔偿损失的诉求为合同纠纷诉求,并支持甲方在欺诈暴露后再用诈骗升级的损害国家和公共利益的诉求获取非法利益,歪曲适用【合同法】第58条,并将该条中“过错方需赔偿过错给对方造成的损失”“无法返还的折价补偿”废弃,超越诉求违背法律判决。  何美娴、何东琪和莲湖区法院副院长曹媛等在诉讼过程中实施了一系列违反多种法律包括刑法的行为;  一、在(2018)陕01民终6996号非法诉求案判决书判定;“甲方为便于开展医疗活动(认定为医疗机构)而租证”。把甲方骗得证书自己不注册而立即交给了第三方的行为变造为租证,明显违背法理。甲方起诉书和国家机关的公司登记表都明确是控股公司,不是医疗机构不存在租证用证的可能和事实,甲方以伪装的医疗公司名义签医师劳务合同构成欺诈的事实,符合诈骗的构成要件,莲湖区法院把甲方的控股公司伪造为医疗机构再判为租证,证实明知医疗机构才可能租证,甲方不是医疗机构不可能租证而判决为租证,并实施先伪造甲方为医疗机构再判决,确凿的虚构基本事实枉顾事实与法律的判决。  二、合同规定甲乙双方的劳务聘用必须遵守和符合卫计委的注册、检查、监督、审核校验要求,并需经卫计委的合法性的初审合格后才双方合同上签字,合同约束必须在卫计委监督下依法注册执业,不得租证及违法注册,并明确不得转给第三方,否则违约赔偿每日500元,同时乙方从合同签订后依照医师法必然产生主诊医师的法定技术责任,成为其专属医疗质量责任人甚至要对医疗差错和事故负责,(任何技术顾问都是不负责具体工作责任和日常上班,只解决技术难题;医师执业的法定责任不是合同可以免除的)。依合同约定和经过卫计委初审不会产生违法或转给第三方,卫计委审批注册时以劳务合同不违反医疗法律法规为前提,不能允许甲方非医疗机构非法行医或租证,卫计委未认定本合同违规。而一案两判超越并主宰了行政机关职权,认定执行合同办理执业,卫计委必然会把合法聘请技术顾问改为租证,违背宪法超越凌驾于国家行政权之上,假以行政权的腐败为前提,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  三、 在(2017)陕0104民初7433号侵权案判决;“嘉美公司签合同,...米丽公司取得证书至今未还,...米丽公司应向原告退还”,该判决判定甲方签订合同而不履行,第三方无合同关系骗取到证书不归还的事实并对第三方做出判令归还证书,明确判定了两公司顺次欺骗的事实和第三方是必须归还证书的当事人,两公司都认同并无异议。  在卫计委审核合同不违规,在合同明确聘用技术顾问劳务是甲方业务需要并保证不得第三方加入否则甲方每日赔偿500元,而后甲方自己不办理注册立即偷偷将证书交给第三方并绑架为美容外科主任的责任,已是既成事实并有甲方签订的合同,第三方收取证书的确认书及公司登记表,微信截图等法律文书证据,特别是(2017)陕0104民初7433号侵权案已经作出的甲方签合同,第三方退还证书,两法人联手骗取证书的判决。  之后实施程序违法一案两立两判,在上述事实尤其是侵权案判决书形成后;(2017)陕0104民初7962号非法诉求案却对已经判决的同一案件事实予以拆分只留下甲乙双方的关系另行判决为只是甲方在用证租证;而甲方立即转给了第三方,且判第三方归还证书无异议的事实,确证甲方没有丝毫再租证用证的可能和事实,在明确排除租证的事实和可能后经过伪造甲方为医疗机构之后再判决为“租证”,由“租证”再判决为“合同无效”,系连续四重递进式捏造事实违法裁判。  即使捏造为“租证”,亦不能裁判为“合同无效”,因为禁止租证只是部门规章,并不是判定合同无效的法定理由,最高院【合同法若干问题解释】第四条规定“确定合同无效应当以法律和行政法规为依据,不得以地方法规、部门规章为依据”。“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亦是确定合同无效;“非法”亦必须按照上条标准保持法律的统一。  即使捏造为“合同无效”亦不能判决甲方不赔偿而进一步获利,【合同法】第58条规定;合同无效,“过错方需赔偿对方的损失”。“无法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劳务合同标的是劳务和工资,证书不是标的)依据该条其应当承担以伪装公司性质和联合第三方欺诈的过错赔偿责任并支付依据合同取得并已经消费无法返还的合同标的:技术劳务工资和已经承担的法定责任,而无权删改歪曲法律的规定。  四、判决“租证”是“落井下石”二次伤害;“租证”是双方同意,不是欺诈或强迫,甲方自签合同开始即用欺诈和伪装是知晓乙方不能同意“租证”,其行为证实是有预谋的对乙方欺骗加害,乙方维权却被判定这个欺骗伤害是乙方同意的“租证”人性扭曲。乙方如果同意;为什么甲方还要从签合同开始就伪装隐瞒与欺诈?证实从开始就没有租证的意图和行为。伪造甲方是医疗机构之后再作出判决;是刻意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后的判决,违背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原则,乙方的伤口被加上了更重的一刀,也是对乙方绑架意志,剥夺尊严,人格侮辱。  特别是由“租证”推定“合同无效”进入涉嫌违反刑法范畴,法定先刑后民,必须依法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检查机关处理。以民事帮助用刑事违法侵权获利没有法律依据。  五、判决合同无效就是确证了没有缘由的强拿硬要涉嫌寻衅滋事刑事犯罪;  判决“合同无效”只涉及甲乙双方,未对合同之外但实际主导的第三方行为审判,正因没有合同关系事实上构成没有缘由的强拿硬要证书与劳务。一案两判利用“没有合同关系”这一构成强拿硬要寻衅滋事的要件实施对合同之外涉嫌犯罪的隐藏保护。  判决为“合同无效”就是确定了何美娴的甲方也是从开始即没有了合同为依据,(2017)陕0104民初7962号和(2018)陕01民终字第6996号非法诉求案的判决从事实上确认了甲方从开始就没有任何缘由的,强拿硬要方式夺占他人财物扰乱社会秩序,涉嫌以平均罪行比诈骗和敲诈勒索更为严重的寻衅滋事犯罪。  用判决“合同无效”不能掩盖“合同诈骗”的事实;合同无效的前提是双方身份信息意愿真实,没有第三方当事人。本案的公司登记表证实甲方与第三方在签合同之前半年就分别登记为两个独立法人,从开始甲方就是以商业公司欺诈成医疗机构,第三方无合同关系伪造为与甲方是同一法人偷偷参与案件行动,隐瞒法定代表人真实身份,隐瞒两公司是同一代表人,合同外的自然人何东琪冒充何美娴操作签字,何美娴以米丽莎的姓名隐藏真身,隐瞒甲方签合同第三方强占证书和医师劳务和责任的行为目的。使其既能诈骗到乙方劳务和证书绑架到法定责任又使乙方无法追索。(2017)陕0104民初7433号侵权案对同一案情已经判定和确认甲方偷偷与第三方以合同为缘由骗得证书必须归还的事实,即使判决合同无效也不能抹杀生效判决判定的欺诈事实。  两份生效判决确认的事实无需举证,证实涉嫌构成【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合同诈骗(一)(三)(四)(五)中之一项。按照两高《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一)(二)(三)(五)项,又涉嫌构成【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罪之(三)强拿硬要项。  依法合同有效则甲方违约第三方侵权应当赔偿,合同无效甲方与第三方强拿硬要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否认“合同有效”性证实从开始就是主观故意实施的刑事行为从来未有执行合同的真意。  莲湖区法院不仅对两法人用合同诈骗证书和价值13.5万的劳务费予以支持,更用一案两判明确宣告;甲方和第三方同样,没有任何依据更能强拿硬要乙方财物,并对强拿硬要所得之外再判决受害人额外给甲方4.5万元的高额激励,帮助用“合同无效”支持寻衅滋事,鼓动涉嫌数罪并犯的危害社会的行为。  六、在甲方起诉时乙方已应法院立案要求调取到两公司登记表,揭露了甲方并不是医疗机构的真相。【医师法】明确禁止在非医疗机构注册,甲方公然要求乙方违法注册在甲方的投资公司名下。而第三方无劳务合同关系,因此要求在两法人名下执业注册为其承担责任,是强烈的蔑视和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侵犯乙方合法权利,是欺诈的升级版,是超黑恶性的(没有一个黑恶势力敢于公然指使法院枉法支持其违法犯罪)以捏造事实和非法诉求指使法院违法支持其更深入的诈骗并绑架乙方作为医师的法律责任,涉嫌构成【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的欺诈诉讼。乙方在答辩状和上诉状中明确提出:“诉求;二、甲方在起诉状中继续胁迫乙方在其名下注册,其实施的是欺诈、违法行为,损害国家权威和公共利益,并无合法利益损失。甲方要求法院枉法支持其继续违法,请求对其黑恶性非法诉求不予支持”。  庭审中甲方已经承认是以医疗美容医院公司名义聘用医师执业,亦即确认利用合同从开始就欺骗乙方,甲方另案的诉求还是注册在其投资公司名下非法行医;证实甲方以伪装医疗机构欺诈并一直利用诉讼损害国家和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乙方起诉和诉求正是抵制其非法行为,判决合同无效意即其强拿硬要乙方财物和损害公共利益的要求是乙方的同意合谋,明显利用合同无效的相关法律超越甲方诉求,篡改颠倒乙方诉求倒转立法本意坑善扬恶。  甲方毫不担忧如果依法审判其可能受到刑法制裁的后果,敢于在其诈骗得逞不赔偿损失的判决后,公然另案再提出要求法院枉法帮助其继续深入的欺诈乙方,并使莲湖区法院切实的违背医师法,民诉法支持甲方非法行医,和扰乱政权管理秩序的要求;以其欺骗虽然取得财物和劳务但仍然未满足在甲方非法执业,损害国家和公共利益的升级要求为由,为其加倍获利一案两判;体现出明知投资公司要求医师在其名下执业是非法的应当驳回起诉,或者对其以隐瞒投资公司真相的欺诈合同提起诉讼认定为欺诈诉讼;但是仍依职权把投资公司伪造为“医疗机构”以使其名下注册合法化以助其完成深入欺诈;在伪造证据捏造事实的基础上作出乙方未满足甲方的非法行医诉求就败诉支持欺诈诉讼的判决,而其合同中承诺的违约赔偿不判履行,用民事诉讼把“强拿硬要”伪造为“合同无效”名义,实施三项刑事违法手段不处罚反而加倍获取巨额赔偿,证实何美娴的甲方和第三方与相关审判人员有特殊利害关系影响到依法判决。  七、(2018)陕01民终6996号非法诉求案判决书中确认的事实和文字已记录;第三方人事部长李瑞强辩称“不存在(证书和劳务)转给第三方的情况...,招聘时是以我公司名义(确认甲方招聘欺骗)招聘的,...,我公司只是把莲湖区门诊部改成了西安市门诊部,...我公司和米丽莎美自始都是同一法人”。  两公司虽然都是何美娴、何东琪两人共同操作的公司,但米丽莎美公司是子公司,依公司法和工商登记表,法律意义上都是明确的独立法人。李瑞强庭审中确认其代理的是冒充同一法人的当事两公司,是受同一个何美娴指使为同一个何美娴获利的第三方的人事部长,同时代表甲方和第三方实施了辩护,判决书中李瑞强确认自始两公司都是以同一法人名义实施招聘欺诈乙方的事实,这种刑诉法中都是确凿的“两公司共同欺诈和都是当事人之一”的证据予以否认,证明是颠覆刑法、民法和相应诉讼法,违背证据规则的确凿行为。  八、强制将何美娴的第三方公司的强拿硬要证书和胁迫承担主诊医师法定责任的事实,与何美娴的甲方只签合同骗取证书并不聘用医师且证书并不在甲方而一直在第三方强拿中的完整事实予以分割,在有第三方米丽莎美公司组织机构微信截图确证乙方邹忠明为其美容外科主任,同时李瑞强为其人事部长的确凿证据,在乙方的强烈抗议下,和两案中因此而四次申请回避、复议后,曹媛副院长坚持一案两立、两判和拒绝了乙方对甲方的反诉中将何美娴的第三方公司列为当事人。显然自知判决合同无效亦不能成为无合同关系的第三方强拿硬要的缘由,强行把何美娴的第三方公司从案件真相中隐瞒,成为其帮助甲方和第三方用强拿硬要获取钱财的必要措施,但是隐瞒第三方联手骗取证书和劳务的真相已经构成新的欺诈的事实,属于在诉讼中伪造隐匿事实与证据的行为,超越了刑法的制约。  第三方和何美娴(在刑诉法中也不能否定的)在案件的文件中有盖章签字,侵权案判决书中有第三方需归还证书的判决,仍然判定其不是案件“当事人”,用歪曲法律概念,只把案件的原告和被告作为“当事人”,通过一案两立缩小“当事人”概念的内涵外延。但是乙方并非不提供证书执业,而是甲方不办理,且早已被第三方始终骗占中并绑架了医师的责任,即使甲方是依法注册也涉及第三方的强占证书和劳务,所以第三方直接当事于甲方要求乙方在甲方名下注册的诉求,案件中第三方的事实行为和签字的法律效力及侵权案生效判决书全部被否认,使其行为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受制约。党和国家基本的法律基础和原则被颠覆,高度符合【最高检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一、(六)2、4、5、6项。  八、在天眼查等网络传播,使不明真相者认为乙方打官司败诉必然是没有信誉不讲道理,是对受害人的严重诽谤陷害,使之在一年多的劳务时间和巨额经济损失后社会评价亦极度降低,生活和工作受到严重损害,守法者深受多项违法黑恶者坑害,使国家政权丧失权威和公信力,宪法、法律尊严受到诋毁。  证据:1、何美娴代表甲方签订的医师劳务合同。  2、何美娴代表第三方签收的确认书。  3、冒充何美娴姓名操作的何东琪照片复印件。  4、何美娴的甲方公司登记表。  5、何美娴的第三方公司登记表  6、甲方要求注册执业在投资公司非法诉求一案两立的起诉书。  7、第三方公司人事机构表:人事部长李瑞强,医疗美容科主任邹忠明。  8、米丽莎以何美娴名义连夜强行要邹忠明立即乘飞机回到三千公里外的牡丹江的微信通知。  9、侵权案判决甲方签合同,第三方应当归还证书的判决书。  10、一案两判的非法诉求案判定甲方是“开展医疗活动”的医疗机构,“我公司和米丽莎美自始是同一法人”“第三方不是当事人”;判决“合同无效”完成强拿硬要胜诉的判决书。  11、陕西高级法院支持一案两判的裁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