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民生 > >

2018年4月11日,山西玉龙集团南阳坡西煤业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造成一死一伤。事故发生后矿方把死者尸体移到内蒙古凉城县。

  2018年4月22日,玉龙集团右玉洗煤厂坑下再次发生一起安全事故,致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嘉川镇矿工贾怀有当场死亡。死亡后矿方私自跟家属处理了三百多万。并按“惯例”对事故进行瞒报。

  2018年5月上旬,媒体圈内曝出内料,朔州市右玉县玉龙集团为封锁消息在玉龙国际酒店1108房间给媒体发“封口费”。各媒体工作人员可持证领取壹万、两千、一千、伍佰等不同数额的现金。

  5月14日下午,记者对此进行了暗访,在1108房间拍到了该集团冯总给30多位真假媒体人讨价还价后并发放现金的视频。

  

  

  图为玉龙集团在查看真假记者的证件

  

  图为排队等候的“记者”们

  随即记者将该事件反映给了主管煤矿安全生产的右玉县安监局、煤炭局,希望叫停“封口费”发放,并调查这两起事故。安监局、煤炭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接到玉龙集团有关安全生产事故的上报。他们会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给县里主要领导。

  5月31日,记者再次来到右玉县煤炭局采访事故调查进展。办公室一位姓韩的主任告诉记者,他们局长去县里开会去了。对这两起事故,县里已经成立了以县委常委、副县长句旭山为组长的事故调查组。但最近因玉龙集团的老板因病住院,在做心脏搭桥手术,事故调查不得已终止,到目前也没什么结果。

  

  

  “封口费”一词最早出现在2008年因霍州煤电集团旗下霍宝干河煤矿为了隐瞒发生矿难真相给媒体记者发放现金。最终导致我国新闻媒体蒙羞,而成为网络的关键词。一场矿难发生之后,真假记者争先恐后地赶到出事地点,不是为了采访报道,而是去领取煤矿发放的“封口费”。10年过后的今天,右玉县还在重复着这种荒诞的行为。而且当地政府主管部门面对记者对此事的反映,好像表现的不以为然。

  虽然国家安监局一再强调,一经查清瞒报矿难问题不但要严肃处理,而且罪加一等。但对于矿老板来说,更具震慑力的还是当地政府,地方政府的“一帆风顺”更能直接影响到煤矿的生产。所以,一旦发生煤矿事故,双方便会“齐心协力”地把事情“摆平”。瞒报事故暴露了他们蔑视国家法律和政府监管、违法顶风做案的严重问题,这些都是由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安全生产监管不到位造成的。

  中国矿难频发的原因多多,但国人印象殊深的关键一点是:监守自盗、权力寻租、权钱交易。据媒体报道,在许多地方,政府官员与煤矿矿主有共同利益。矿主通常以重金或厚礼买通负责安全检查的地方政府官员;而在某些情况下,地方政府官员竟然在非法煤矿上持有股份。这些都最终导致煤矿安全设备的改善受到严重阻碍,因为矿主急于在短期内获取最大利润,而地方官员也为了自己的利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腐败的地方政府官员成了漠视安全的非法煤矿的“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