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食安 > >

> 观点频道 > 经济时评 > 正文

改革开放逾四十年,如今,第一代农民工的平均年龄已超过50岁,即将迎来“退休”的高潮。曾经的“孔雀东南飞”,掀起人类史无前例的人口迁徙大潮的同时,也铸就了我国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奇迹。当吸纳农民工的东部发达区域率先告别低成本依赖和“钢筋水泥式”增长,转入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主导的增长新阶段,作为我国特殊历史时期出现的特殊群体——第一代农民工,未来的工作和生活如何演绎?在就业地城市养老,还是回到户籍所在地养老;解甲归田,重操旧业,还是寻找职业生涯新起点,无疑值得关注。

国家统计局一年一度的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又发布了。近日发布的2018告中有两个数据特别惊人,一是当年农民工总量仅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增速(0.6%)创历史新低。在过去10年内,每年农民工总量的增速都在1.5%到2%之间;二是外出农民工中,进城农民工比2017年减少204万人,下降1.5%,创历史新高。基于以上数据及现实中观察,有人认为,就业地集中的东部城市,产业升级加速、工作节奏加快,变老的农民工不适应对技能的新要求,告老还乡是必然结局,这也标志着,以农民工进城为主线的城镇化“上半场”结束了。

这里强调一下,本文所指农民工,主要是第一代农民工,他们有两个特点,一是他们有农村户口和承包土地,但主要在非农产业就业;二是由于知识结构、观念认识上的巨大差异,主观认识也好、客观限制也好,这一群体融入就业地城市的难度比较大。农民工下一代,即新生代农民工,或第二代农民工,可能有农村户口或承包地,这一点与父辈们一样,但他们适应大城市就业结构的变化、适应产业升级对技能的要求,回乡意愿淡化,融入城市的愿望强烈。近年来,各地已称呼他们“新市民”,如东莞称“新莞人”、杭州称“新杭州人”。

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有代表建议取消“农民工”称谓。人社部答复称,目前很难找出一个准确、简洁、各方认可的称谓,加上针对这一群体还有保障政策,暂不宜取消这一称谓。

根据监测报告,2018年东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比上年减少185万人,农民工总量下降1.2%。其中,珠三角就业农民工比上年减少186万人,总数下降3.9%。这与2018年广东省新增常住人口177万不矛盾,因为在都市圈化、大城市化的新趋势下,外省城镇人口和广东非珠三角人口流入珠三角。即便深圳、广州2018年常住人口增长40多万,农民工也在流出。

而且,有旧人去,便有新人来。报告显示,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占农民工总量的51.5%,比2018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比2014年提高了4.5个百分点。可见,新生代农民工取代第一代农民工,成为东部等发达区域新增人口的主力。近年来,“抢人大战”屡占头条,“网红城市”不缺人口,农民工流出默默无声。那么,流出的农民工去了哪里?“告老还乡”是少数,顺应制造业、房地产等适合就业的行业在空间上重构而流动,这是大多数农民工的选择。

放眼世界,我国农民工的勤劳和坚韧非常之罕见。大城市对技能要求不断提高,即便是餐饮、快递、保安等一般服务行业,对年龄、服务技能、工作节奏的要求也提高了。再加上,大城市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绝对优势降低,倒逼大多数农民工离开。但同时,农民工长期在外开阔了眼界,特别是看到了城市化的巨大红利。这就使得,农民工对于下一代或下下代的教育、“扎根”城市、过上美好生活的诉求很强烈。因此,不管是为子女攒首付、还房贷、买车,抑或是缴纳子女教育赞助费等,或为了自己养老,继续奋斗的热情还很高。

2018年,东部农民工净流出,而中西部地区农民工却增加378万,“孔雀西南飞”的特征明显,这与制造业和房地产重心向内地转移相一致。根据《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外出人口回流趋势明显,比如安徽连续6年外出人口大量回流,2018年人口净流入(28.2万)在全国排第三;四川也一样,常住人口开始逐年递增,2011~2017年平均每年增加37.2万人。此外,陕西、湖南、湖北等过去人口输出的传统大省,也在经历人口回流。

人口跟着就业走、就业跟着产业走、产业跟着规划走。东部“腾笼换鸟”,而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打造新兴都市圈等一揽子战略轰轰烈烈。一般制造业等传统产业内迁,中西部省份纷纷建立产业转移对接平台、打造产业园区,适合农民工就业的机会明显增加,农民工也自然愿意跟着产业回流。作为全球最大的劳动密集型代工企业,富士康生产基地的布局最有代表意义。2009年以来,富士康厂区已陆续从深圳和上海转向四川、河南和湖北等地。

由于高成本叠加空间逼仄,无论产业空间,还是人居空间,包括一线城市在内的东部发达区域,腾挪空间都在缩小。未来,增量地产的重心或楼市的“领头羊”,开始转向内地。再加上,都市圈战略下,成渝、长江中游、中部、中原等都市圈建设备受重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内迁、人口回流,打造中心城市或“强省会城市”等,中西部大城市的地产空间和基建空间都很大。近期,不管是棚改和土地供应,重点就在安徽、湖北、四川等地,这也为农民工延续职业创造了条件。近期,国家发改委在部署城乡融合发展时也指出,放开户籍政策的重点,就是2.26亿已成为城镇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户城市的农业转移人口。这也意味着,未来已在大城市长期工作的农民工,将逐步通过落户而成为市民,实现体面的“退休”。

(作者为资深地产研究人士)责编 祝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