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食安 > >

德籍假名媛和她騙倒紐約上層社會的心理戰術  6小時前  美國紐約曼哈頓陪審團裁定,俄裔德籍假名媛,28歲的安娜·索羅金( Anna Sorokin)盜竊、詐騙等4項罪名成立,騙金達20萬美元。  至此,這位自稱為安娜·德爾維(Anna Delvey)的假名媛可能面臨高達15年的監禁。法院將於5月9日公布最後刑期。  安娜在法庭上拒絶認罪。她的辯護律師說,他相信安娜將來會有錢償還每一筆欠債。但陪審團顯然對此並不信服。  人們不禁要問,一個身無分文的20多歲年輕女子是憑借什麼手段讓紐約的名流上當受騙的呢?  心理學家瑪麗婭·康尼科娃(Maria Konnikova)是《信心遊戲》一書的作者,該書揭露的就是行騙術(con artistry)。  她說,安娜一案充滿了騙子行騙的一貫伎倆。雖然這個案子發生在紐約,但它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因為,人們總是自以為是。  瑪麗婭表示,如果騙子稱自己與貴族沾親帶故,過去,人們還得找出報紙廣告,或是和八卦專欄作者交友以及與名人合影等來提高自己的可信度。  而現在,社交媒體的誕生可以使之更為容易。因為,人們更願意輕信社交媒體上的一切,沒有什麼人願意去核實社交媒體上的東西是真是假?人們更願意接受表面文章。  安娜正是利用了這一點。她在Instagram上把自己打造成一名熱愛藝術、有品位的名媛。  圖片版權 theannadelvey/Instagram  Image caption 安娜在 Instagram上有接近6萬粉絲。  還有人說,許多紐約社交圈的千禧一代年輕人並不了解他們所謂朋友的家姓(surname)或是背景。他們更關心的是派對、狂歡。你的關係和你都認識哪些名人以及享受「當下」等等。  在安娜欠朋友賬不付時,人們會為她找到「合理的」解釋,認為可能是有錢人錢太多了,連自己都記不起來了。  似乎金錢「晃瞎」了人們的雙眼。在金錢面前,人們會自動將荒謬行徑合理化。  雷切爾·威廉姆斯(Rachel Williams)是安娜詐騙的一名受害人。安娜曾邀請雷切爾到摩洛哥度假,並稱費用由自己全包。  但在刷卡時,安娜的信用卡卻出了問題。於是,只好請雷切爾替她先墊上,承諾之後會把這筆錢還給她。  摩洛哥之旅持續一周時間,卻花了62000美金,安娜則從未把欠款還給雷切爾。  雷切爾為什麼會這麼輕易就上當受騙呢?因為她曾目睹安娜的出手大方,一幅有錢人的氣派。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安娜·索羅金2019年4月出庭,拒絶穿不符合自己標凖的服裝。  誰不願意跟有錢人交友呢?畢竟,安娜是一個活躍於美國紐約上流社會的名媛,號稱是德國6000萬歐元(6700萬美元)家族財產的繼承人。  她每天住五星級酒店,穿名牌服裝、參加頂級派對、乘坐私人飛機,出手大方,經常給人100美元的小費。  這位假名媛很快打入紐約上流社會的社交圈,並與各界名流富賈摩肩接踵。  安娜把利用各種手段騙來的錢用於支付自己的豪華生活:私人健身教練、豪華酒店、頂級派對等等。  檢控方說,在2016-2017年期間,安娜·索羅金先後詐騙酒店、銀行以及朋友等。  安娜·索羅金自稱要開設一家名為安娜·德爾維基金會的私人藝術俱樂部。  她還稱由於種種官僚障礙使她從歐洲向美國轉移財富受阻,因此需要借錢貸款等。  2016年11月,她偽造銀行帳單以及其他假文件申請一筆2200萬美金的貸款,作為在曼哈頓開藝術俱樂部的費用。  雖然沒能如願以償拿到這筆貸款,但是銀行還是給了她10萬美金的預付款。  安娜用詐騙來的錢過著奢華的生活,她被指控曾用35000美元租用私人飛機,但卻從未支付這筆帳單。  安娜從小與父母一起從俄羅斯搬到德國居住,父親是一名卡車司機。她還有在英國和法國學 和實 等經歷。  她的故事如此離奇。Neflix計劃把安娜·索羅金的經歷拍成電視劇。  安娜·索羅金還可能被遣返回德國,因為她在美國的簽證已經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