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汽车 > >

近日,本报记者接到山西古交焦煤集团玉峁煤业矿工举报,称古交市玉峁煤业于2019年5月11日晚上9时许发生一起井下一死一伤的安全责任事故。死者李兴宾,男,51岁,系湖北郧西县土门镇上坪村一组人。

  经记者调查了解,事故发生之后,矿方全面封锁消息并与死者哥哥李兴福以180万元的赔偿款达成协议私下了结;另一重伤者在古交市中心医院治疗。

  山西古交煤焦集团玉峁煤业有限公司位于古交市马兰镇康家梁村,主要从事煤炭开采,现为技改提升年产45万吨工程施工中,目前尚未通过国家验收。在山西属于关闭矿井。

山西古交煤焦集团玉峁煤业有限公司

  山西古交煤焦集团玉峁煤业有限公司

  记者到了玉峁煤矿,看到挖机正在更换排污管道。煤矿应将其产生的污水经管道通过污水厂处理。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煤矿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应在一小时内向当地职能部门上报。玉峁煤业在发生矿难后不及时依法上报有关主管部门,而采取铤而走险,重金封口死者家属,私了瞒报,逃避责任追究,这种无视国家法律法规、无视矿工生命安全,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的行为,古交市有关部门是否知情?为此,本报记者对此事展开调查。

  记者向古交市应急管理局了解此事,但连续多日都未能与应急管理局冯文生局长和分管煤矿安监工作的张姓副局长取得联系。无奈之下,记者将整理好的关于玉峁煤业2019年5月11日发生的井下安全责任事故的文字材料交给应急管理局办公室,希望通过办公室能够反映到该局领导,结果递交上去的文字材料也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6月份是全国的安全生产月,正是全国紧抓安全的时间点,该矿对已发生的安全事故选择了瞒报,2019年6月21日下午,经过多方协调,记者在古交市应急管理局见到分管玉峁煤矿的安监一站景姓站长,记者在景站长办公室看到了该起事故早些时候的举报材料以及古交市应急管理局相关领导对此事的批示。可是景站长明确告诉记者:玉峁煤业未发生事故。

  据记者了解,在古交除了安监站外,还有一个市设“五人小组”对当地安监工作全方位监督检查。之前,已有记者向该局主要领导反映过此次涉嫌瞒报的事故。2019年6月13日,五人小组的二组曾到玉峁煤矿进行过检查。

  知情人说的有板有眼,管理部门矢口否认。

  2019年5月7日国家应急管理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印发的《安全生产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办法》明确将不报、谎报安全事故案件定性为涉嫌安全生产犯罪案件。并在第七条规定应急管理部门在查处违法行为过程中发现涉嫌安全生产犯罪案件的,应当立即指定2名以上行政执法人员组成专案组专门负责。

  2018年8月20日网上一篇名为《山西太原古交市玉峁煤业涉嫌偷采盗挖被实名举报煤炭工业局推诿敷衍不予查处》的文章,是玉峁煤业的矿工实名举报关于玉峁煤业涉嫌偷采盗挖的违法行为。记者了解到,从2018年的矿工实名举报到2019年5月11日晚上9时许井下一死一伤的事故发生将近一年的时间,对于玉峁煤业违法盗采的非法行为,当地监管部门并未查证制止或勒令其停产。

古交市应急局

  经记者实际走访调查,该煤矿从出事到现在一直大肆生产,就像事故从来没发生过似的,而玉峁煤业却将通过沟渠私排污水。其实在矿方心里很清楚,大多事故都是人为引起的,但他们对此视而不见,他们最关心的是企业效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瞒报依然存在,生产依旧继续。有关部门是否有失职之嫌?此矿难真相何时才能见天日?谁又该为此担责?生命至上,以人为本,希望有关部门尽快介入查处还法律一份尊严,给人民一个交代。

  对于玉峁煤业发生的安全事故,本报记者将持续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