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房产 > >

山西大同煤运神泉堡许堡煤检站联动放黑车黑幕。记者张诗邓 马羽然2010年末,大同煤运公司领导层发生巨大变局,原大同煤运公司公司总经理王东文在媒体质疑声中升任省煤运公司副总经理,原大同市长助理张宽礼在哗然声中到任大同煤运公司一把手,省煤运旨在布局煤矿整合专业人当好舵手,有过国有大型煤炭企业矿长经历的张是优选。张上任之初,就发出狠话:谁胆敢放黑车,就地免职。始之初,下达枝煤检站因为不听招呼,擅自放黑车,站长张某无奈中被免职。到现在,浑灵广煤检系统始终没有大规模的黑车运动迹象,他们在等待,山西大同煤运神泉堡许堡等待变数,山西大同煤运神泉堡许堡等待黑金帝国的再建。  山西大同煤运神泉堡许堡,2011年1月初,大同煤运系统的中路,包括许堡煤检站、神泉堡煤检站开始不安分,黑车现象频现!  1月20日晚20点前,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亲历放黑车实际。十多辆没有任何煤炭出省手续的煤车开始在放车人的指引下经过许堡煤检站、神泉堡煤检站,在获得可以通行的指令下,晋B37###、晋B40###等10多辆车先后通过许堡煤检站,知情人说,每辆黑车的价位为500元,短短半个小时,5000元国家税费流失,流失的地方正是副县团建制的党的一级机构。而知情人说,实际上,近10多天来,每天通过许堡煤检站的黑车保守估计在200多辆,税费流失惊得记者都不敢计算。“每天弄个(贪污)10来万元是平常事”,知情人毫无表情的说道。  在神泉堡煤检扎发生了更有趣的事,当煤车通过指挥岗,煤检人员一边核对车号,一边假装问,拉得是啥了,车上人员回答,拉得是石头,那过哇。拉煤车在“拉石头”的笑话中通过,在神泉堡煤检站,车辆通过的价格为800元,爆料人说,实际上,前两天还是700元,涨得快了。在这里,爆料人说,每天这个站的收入是许堡站的两倍,每天弄个20多万元是稳的。知情人告诉记者,新任站长王永是山西省省长王君的亲戚,仰仗这样的背景,放黑车也不会被收拾,为其掌刀的是熟悉煤检运作的内部人,因为王不是煤运内部人。  好家伙,巨额变相贪污居然稳坐交椅,难道问责落实不到煤运系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