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

资料图。

  安踏出色的财务数据无法令所有人信服,一年时间三次遭到沽空机构的狙击,最新质疑集中在分销环节。

  针对操控分销商提高利润率的指控,7月9日上午,安踏发布一则澄清公告,回应了这一问题。安踏方面主要强调了两点:一是安踏已连续被做空,但基本面没有受到影响;第二则是安踏的高层近五年没有减持股票,上市至今大股东未曾质押过一股股票。

  与此同时,此次浑水(Muddy Water Capital LLC)指控安踏的内容,主要集中于安踏控制其部分主要分销商,以操控其报告的财务资料。

  对此,安踏在公告中予以否认,表示集团分销商拥有自身的管理层团队,作出独立的商业决定和财务人力资源管理功能,并无相互控制。

  7月8日中午短暂停牌后,7月9日公告发出同时,安踏复牌,开盘股价一度上涨约1.17%至51.85港元。

安踏2019年7月9日公告内容。

  此次安踏强硬回应的情况,始于7月8日,资深沽空机构浑水发布一篇针对这家中国头号体育品牌的沽空报告。文章指出,安踏与分销商的关系存疑,存在欺骗性做大业绩的嫌疑。

  消息一出,引发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此前安踏股价迈向60港元的历史高位,而消息发出后,安踏股价在当日盘中一度跌逾8%,午间收跌7.32%至51.25港元,半日市值蒸发109亿至1384亿港元。午后,安踏宣布短暂停牌,并表示将对报告作出回应。

  报告指出,安踏的财务状况存在严重问题,该公司之所以能获得行业领先的运营利润,并不是因为其运营效率良好,而是安踏利用旗下控制的一级分销商,以提高其利润率。

  该沽空机构还表示,他们有证据表明安踏秘密控制27家分销商,其中至少25家是一级分销商。报告称,安踏声称这些一级分销商是独立的第三方商家,安踏的高级经理常将分销商称为“子公司”。

  此外,报告显示,安踏的一级分销商总计为40家至46家,被秘密控制的分销商对安踏的业绩贡献达到70%。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安踏体育第一次被沽空。

  2018年6月,安踏被指利润率太高存在猫腻,特步和361度等多家本土体育品牌同时遭到质疑。安踏随即予以强烈否认,股价没有明显遭到影响。

  2019年5月,安踏再次被沽空机构盯上——在香港一个投资论坛上,沽空机构“杀人鲸”蓝色奥卡资本创始人索伦·安达尔公开质疑安踏的会计及企业治理水平。

  索伦·安达尔表示,根据2018年及2019年纯利,安踏的市盈率分别为22.9倍及17.8倍,今年的安踏目标价为32.93元,认为安踏股价有高达34%的下降空间。同时,该沽空机构指出安踏旗下FILA品牌收入不透明,有夸大业绩的嫌疑。

  遭到沽空之后,安踏均对外回应,“强烈否认这一不实猜测”。该公司表示,沽空机构利益一般与股东利益可能不一致,相关指控可能是蓄意打击对公司及管理层信心,损害公司的声誉。

  2018年财报显示,安踏营业收入同比大涨44.4%至人民币241亿元,净利润增长32.9%至41亿元。营收和净利润两项核心指标,均创下安踏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

  其中,安踏集团总裁郑捷在接受界面新闻等媒体采访时透露,2018年,FILA保持强劲,销售增速超过80%,全年流水超过100亿元,是集团内部增速贡献最大的品牌。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安踏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新加坡的FILA门店数目共1652家,相较2017年底的1086家有了大幅提升。同时,安踏预计,FILA在2020年前的年均销售增速依然超过30%。

  2019年第一季度,安踏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同比取得10%-20%的增长,非主品牌产品的零售金额则取得65%-70%的升幅。

  按照惯例,2019年8月期间,安踏将公布2019财年中期业绩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