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产经 > >

南方+2019年4月22日讯 一道三厘米长的刀疤已经愈合,安静地躺在软绵的胸口上。顺着刀疤而上,看到的是一张闪烁着大眼睛的稚嫩的脸。这是一个5个月大的婴儿。

3个月前,这婴儿被父母遗弃在天桥上。2个月前,她全身插满了尿管、胃管、心腔引流管等各种管道,离死亡曾只有五分钟。1个月前,她各项生命体征趋于平稳,被父母带回了家。

婴儿的父亲为曾经遗弃婴儿感到后悔,他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健健康康。我拼了老命,也要把她养大。"

婴儿两个月大,就被父母遗弃

1月25日,离2019年农历新年只有10天。早上气温只有十三四度,不少人都穿着长袖,穿上了外套。

7时左右,一名环卫工人在清扫路面时,听到了阵阵婴儿的哭啼声。循声找去,他在旁边的人行天桥上发现了一只纸箱,里面装着一个婴儿,裹着一床薄薄的被褥。他找来了在附近巡查的网格员,叫来了福永派出所民警。

"因种种原因万不得已,希望有好心人将其抚养成人。婴儿的生日为2018年11月27日。"民警谢天(化名)说,当时婴儿的襁褓里塞着这样一张字条。

看到婴儿冻得脸色青紫,呼吸困难,谢天立刻和同事驾车把孩子往宝安区妇幼保健院送去。谢天不知道的是,距离婴儿100多米的地方,婴儿的父亲正盯着他一举一动,直到他把车开走。

9时多,婴儿被送到了宝安区妇幼保健院。回忆第一次看到婴儿时,医院儿外科医生赵冠聪还心有余悸,"孩子被送到医院时,呼吸困难,颜面青紫,已经奄奄一息。"

本以为婴儿只是受凉,但对婴儿进行全方位检查后,医护人员都吃惊不已。儿外科副主任医师刘子罡说,婴儿得的先天性心脏病十分罕见,她的肺动脉闭锁了,左、右肺动脉发育不良,功能性单心室,三尖瓣闭锁且伴有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等心脏畸形,"如不尽快做手术‘改装’,孩子的生命随时会走到尽头。"

更棘手的是,婴儿是出生率仅为百万分之一的"镜面人",心脏长在右边,与常人的位置相反。同时遭遇这两种不幸的,大概千万人中才有1个。

"这先天性心脏病的手术,成功可能性太小、存活率太低了。"但医院还是决定为婴儿做手术,要把婴儿救下来。

"如果还在我手上,孩子肯定早就死了"

做手术需要家属同意签字。福永派出所找到了女婴的父母,两人因涉嫌遗弃罪被刑事拘留了20多天。

医院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前往看守所和婴儿父母沟通,刘子罡就是其中一人。他回忆道:"婴儿的父亲看起来老实本分,被问到为什么抛弃孩子时,他整个人声音都变了,说自己也是迫不得已,好几次因哽咽停住了。"

婴儿的父亲叫吴锋(化名)。吴锋透露,他是广西人,在东莞打工,另外有两个孩子,一个12岁,一个7岁。他每个月收入4000多,妻子则在家照顾孩子。

"孩子刚出生时,我们带她去广州的医院看过,医生说她患有复杂罕见的先天疾病,存活率不大,需要上百万医疗费,就算救活了也会有后遗症。"吴锋说,孩子能存活多久,能否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都得打上问号。

医生的话,成了压垮吴锋夫妻的最后一根稻草。无奈之下,吴锋在1月25日将孩子丢在了宝安区107国道的翠岗西路人行天桥上。

"那天早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走在路上,我想着被车撞死就好了。"吴锋愧疚地说道。当天,他还发了一条朋友圈,"可恶的自己",但后来他把这条朋友圈删了。

听到医生说要给孩子做手术后,吴锋同意了签字手术,"如果还在我手上,孩子肯定早就死了。但凡有点办法,没有父母愿意遗弃自己的子女。我要谢谢医院给她做手术。"

心功能不全、肺部感染,离死亡只有五分钟

为确保手术顺利进行,医院从北京请来了"三名工程"合作团队——八一儿童医院周更须团队,一同制定详细的手术方案。

2月16日9时,婴儿开始手术。8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17时,婴儿被送往儿童重症监护室(NICU)进行进一步术后观察和治疗。

"当初真担心孩子下不了手术台,现在悬着的心暂时放下了。"新生儿科主任张炼说,术后的48小时更重要,孩子熬过去才能活下来。

"婴儿从回到病房那一刻起,危急值电话就开始响,生命体征如同海浪那样翻滚。心率下降、血压不稳,供血困难……连接各种抢救设备和监测仪器、开医嘱、用药……不休停地调节着各种液体,忙碌的身影在一间隔离病房里进进出出。"新生儿科主任张炼对术后那48小时还心有余悸。

护士在门外守候,推着移动电脑记录生命体征,医生在离病床不到三米远的电脑前写记录,开医嘱。

在这48小时里,医护人员陪同婴儿闯过了心功能不全、肺部感染、肝肾功能衰竭等多个难关,直到婴儿的血压、血氧饱和度等趋于平稳,体温降了下来,大家才稍稍舒了一口气。

总住院医师彭海波说:"在我的从医生涯中,遇到如此惊险的病情还是第一次。"彭海波记得,婴儿最危险的时刻是在16日晚上23时,当时婴儿尿不出来,血压也不稳定,"可能离死亡就只有5分钟"。

3月16日,婴儿的各项生命体征趋于平稳。医院和婴儿父母进行沟通和教育后,给她办了出院手续,孩子回归到正常的家庭生活。

"愿孩子往后的日子能被温柔相待。"这既是护士长张春丽的愿望,也是医院全体医护人员对婴儿的祝福。

做好婚检孕检,预防婴儿出生缺陷

救,还是不救?

在婴儿被送到医院时,医护人员面临着这样的抉择:要给婴儿做的是先天性心脏病的顶级手术,成功可能性太小、孩子存活率太低。

"孩子必须救,哪怕只有1%的成功率,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院长陈旭给了医护人员一颗定心丸,"手术是孩子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救治孩子是医院的基本医德和原则底线。"

婴儿住院期间,手术费和看护费等,透支了28万医疗费用。考虑到吴锋一家无能为力,这一笔费用计划由宝安区的危急重婴儿救治项目相关基金支付。

在医院孕优科主任李丽莎看来,大量婴儿被遗弃,最主要的两个原因是婴儿的先天生理缺陷与家庭经济水平的低下,"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年轻父母宁可违法将其遗弃。"

李丽莎介绍,近十年来,随着国家取消强制婚检,各地婚检率普遍剧降至个位数,同时初生婴儿畸形率在上升,有先天缺陷的中国孩子正以平均每30秒一个的速度来到世界上。在婚检之外,优生优育检查、孕期检查、新生儿疾病筛查,这些优生优育的理念也需要落实和普及。

吴锋说,当初做孕期检查时,只做了常规性身体检查,"我们前两个小孩很健康,根本想不到接下来的孩子会出问题。加上工作太忙,就没有多去理会。"

在宝安,弃婴数量逐年减少。但每年区民政部仍会收到10几个弃婴,医院收到的弃婴在20个以上。宝安区民政局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科科长黄利东认为,对于弃婴,福利院只是一个兜底保障,卫生健康、妇联、慈善机构等部门机构要联合起来,减少先天生理缺陷婴儿的出生,加大对非户籍人口的医疗救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