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

  近日,本网连续收到来自新疆群众的网信,信中令人震惊地揭露新疆吉木萨尔县万亩畜牧产业园区项目的内幕:

  工程没有依法进行招投标,警察拉皮条,施工队伍都是通过熟人邀约方式进场,随后进行威胁,阻止讨要民工工资和工程款。信中内容如下-----

  我叫韩XX,是来自黑龙江的施工民工带队人。今年7月1日,新疆吉木萨尔县庭州万亩畜牧产业园区项目在吉木萨尔县领导的主持下进行了开工剪彩,该项目由新疆冀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宗政开发。在此之前,2014年6月,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红庙子派出所的民警赵晓东给我打电话,说他承揽了一项工程,施工地址在昌吉州吉木萨尔县三台镇,据他说是一个国家投资项目,项目负责人是新疆河北商会的王宗政。当天我们就一起去看了工地,回来以后,赵晓东和我讲这个工程是他揽的,是一个招商引资项目,他是国家公务员不方便在工地现场出面,让我承包项目的土地平整工程。

  7月1日,我带领民工50多人以及车辆、机械设备进场,7月2日正式开工进行土地平整。进场时,王宗政收取工程保证金50万元,到8月14日因拖欠工程款而停工。我的保证金交给王宗政50万元,油料等垫资100万元,工程施工量40万立方,欠工程款按每立方20元算是800多万元。按国家预结算是27.30元,合计是1092000元。停工后多次与王宗政协商不成,我们找到吉木萨尔县县委彭书记请求他给予解决,在我们的反复要求下,彭书记指示县政府梁副县长主持召开了由县畜牧局、司法局、法院、公安局、劳动监察等近20个相关部门领导包括我和王宗政参加的协调会,会议确定10月12日由王宗政返还保证金50万元,10月30日支付油料款50万元,但至今保证金未返还,其他的也无法落实。

  我们到现在才知道,吉木萨尔县庭州万亩畜牧产业园区项目有以下违规操作内幕。

  其一,该项目工程没有进行招投标程序,所有进场几家施工单位,均由王宗政以政府项目、资金有保障的借口,通过熟人骗进场。

  其二,新疆冀商有限公司虚假注册,根本就没有什么资金,虚设了注册本金5000万元。

  其三,王宗政打着畜牧开发的幌子,骗取国家对农牧业开发项目的支持资金。

  其四,在开会当天,王宗政、赵晓东带领一些打手赶到吉木萨尔县对我们进行围攻殴打,当晚,县领导为防止出事,安排公安局派警车将我们送回乌鲁木齐。

  其五,在施工期间,我们多次要求签订《工程承包合同》,王宗政以项目是政府项目为借口迟迟不与我们签订合同,而且对收取的保证金也未开具票据。王宗政收取的施工保证金有三笔,收取我50万,收取做钢结构工程的30万元,收取中海建公司300万元,合同显示300万元,收据也开了300万元。王宗政大约付了平整土地的机械费100万元。

  其六,目前,我公司参与施工的民工工资已经拖欠3个多月的时间,公司运转艰难。在施工40天,我们实在无法运转的情况下被迫停工。停工一个月后王宗政把机械的部分帐给结了但我的帐至今没有结算。我多次找赵晓东、王宗政要钱,他们以种种各种理由拖延,赵晓东还去我的住所指责和吓唬。我们没办法的情况下在2014年9月26号找到吉木萨尔县人民政府,赵晓东和王宗政带领一伙入围堵我,并在县政府大院里把我们的技术员小马当众进行殴打,还扬言谁出来打谁。我们在县政府等了整整一天,县政府梁副县长召集相关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开会研究解决我们事情的时候,赵晓东作为人民警察,气势汹汹的带领一伙人冲进三楼会议室还想打人。

  人们不禁要问,吉木萨尔县“万亩畜牧产业园”项目为何没有依法进行招投标程序?所有进场的几家施工单位,为何都是王宗政本人以政府项目、资金有保障的承诺方式,通过熟人来邀约进场?新疆冀商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它的实力和经营状况是怎么样的呢?是否存在像来信所说的开发商左手拿项目,右手骗施工者,惯玩“空手道”?

  记随即从吉木萨尔县政府网上获悉:

  今年,吉木萨尔县为全面强化肉羊产业发展实力,计划建设一个“万亩畜牧产业园”(吉木萨尔县庭州现代畜牧产业园),该产业园建成后将成为昌吉州乃至全疆最大的肉羊生产基地,该产业园的建设将以“科技引领、规模示范、科学养殖”为目标,在产业园内大量应用光伏发电,高床养殖、自动清粪、沼气利用等技术,产业园正式投产后,将实现自动化饲喂管理,并逐步建成分割肉加工厂、生物制品厂,真正形成产业链,提升畜牧业产业化水平,正在引领全县畜牧业向现代化畜牧业快速转型。

  我们看到吉木萨尔县人民政府和河北冀商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一份协议书:

  为了严格按照“吉木萨尔县庭州现代万亩畜牧产业园”规划设计方案的功能定位,产业布局,发展战略,示范引领,资本投入及建设期限的要求,集中人力、财力、物力、保证在建设期内分期、分批建设投产,此园建设共分三期,并根据2014年1月28日吉木萨尔县城建领导小组项目审议会议纪要要求畜牧兽医局要加大项目推进力度。经甲乙双方协商签订如下协议:

  一、甲方负责产业园7700亩的规划设计及图纸全部费用。建设分3年完成,土地协调由甲方负责,草场征占牧民费用(每亩300元)由乙方出资,草原征占费用通过草原监理所账户付给牧民。

  二、甲方在本行政区域提供乙方所需产业发展基地,产业园占地面积7700亩,红线面积5700亩。甲方负责给乙方办理土地零出让和建筑物的产权手续。

  三、甲方负责产业园的“水、路、电”三通一平,产权属吉木萨尔县人民政府,提供乙方使用,后期维护费用由甲方负责。

  四、乙方在签订协议后一年内保质保量完成第一期园区规划设计建设,建成标准化肉羊圈舍125栋,第一期占地面基270亩,(主要是单独养殖小区的办公用房、食堂、宿舍等)全部完工后,肉羊载畜量达到10万只以上,经初步概算约需建设资金第一期2亿元。

  八、乙方要保证根据产业园的建设情况和生产进度,将建设资金及时足额拨发到位,不影响整个工程的建设和生产运营,如出现拖欠民工工资和其他厂家费用,乙方全部负责.....

  从这份协议看,王宗政显然拿着吉木萨尔县人民政府和河北冀商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书的政府和他签约的建设协议,去邀约施工队伍去做平整土地工程的。据悉,王宗政个人投资2亿元,但他的营业执照上注册资金却是5000万。据协议,水、电、路三通一平(一平就是土地平整)由政府负责出资,产权属吉木萨尔县人民政府,提供乙方使用,后期维护费用由甲方负责,显然王宗政是总承包了该项目的工程,应该有水、电、路三通一平的费用,邀约施工队伍来做平整土地工程如果是合法的劳务分包,是不应收取保证金的,怎么会拖欠工程款和民工工资呢?

  在新疆招商网上我们还看到“驻巴州河北商会的新疆冀商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尉犁30MW光伏发电项目,项目总投资3亿元。新疆冀商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光环照身,当地媒体都发表了新闻。

  一位知情者说:当地畜牧业投资庞大,王宗政是个空架子,是通过项目套取补贴巨额资金,本是债务人的王宗政摇身一变就成为债权人。由于对冀商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知道的情况很少,一开始合作方就很担心这是“空手套白狼”。实践证明他们玩的是“轰动效应”和“做大做空”的“概念股”,这其中难免让人不怀疑会有猫腻!

  近年来,各级政府纷纷出台农民工工资“清欠令”,各地劳动保障部门也加大对各施工单位的查处力度,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得到有力的遏制。但是,每年临近年关,有关拖欠民工工资、拖欠机械设备租赁费这种新出现的“拖欠”现象,诸如此类“三角债”、“无头案”的话题不得让我们老调重弹。可吉木萨尔县有关部门没有“吃一堑长一智”,与王宗政合作“眼睁睁再跳一回火坑”,项目资金不经严格审核,工程不严格执行招投标程序,层层转包,或者是表面形式的劳务分包,收取巨额保证金,施工民工和单位垫资开工,是施工人员难以及时拿到工钱的重要原因,隐藏的恰恰是钱的环环拖欠。

  记者随即拨打王宗政的手机,但对方一直关机,警察赵晓东也一再回避记者采访。

  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以及住房建设部曾联合发出《关于切实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因建设单位拖欠建筑企业工程款,或建筑企业拖欠劳务分包工程款,致使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将严肃追究相关建设单位、建筑企业以及责任人的责任。企业违反规定,将工程分包给无用工资格的个人、组织以及“包工头”的,必须承担拖欠工资的相应责任。

  著名经学家胡鞍钢曾坦率地指出,重大工程是腐败滋生的重要场所,这也是个国际问题。任何国家,在涉及国家重大政府工程和专案承包方面,都存在着腐败现象。匆忙决策上马的大工程,大多是资本密集型、便于从中获取个人收益。另一方面,又在确属必要的专案上支出过多,因而其腐败的交易额相当于总金额的10%到20%。从目前情况看,公共工程、建筑业是我国目前腐败最严重的领域,也是经济上损失最大的行业之一。而一项工程经历了层层盘剥之后,资金的风险增大,那么,最终为这笔风险的付出代价的,民工是其中最弱势的一群。出台了这项规定,为解决民工工资拖欠中的“三角债”、“无头案”提供了政策支持,农民工追讨被拖欠工资时,即使欠薪单位之间相互“踢皮球”,他们也能够按照政策,讨回自己的工资。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畜牧业发展,“十一五”期间,连续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不断加大基础设施投入,为畜牧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强有力保障。发展畜禽标准化规模养殖,是加快畜牧业生产方式转变、建设现代畜牧业的重要抓手。

  从2007年开始,中央财政每年安排25亿元在全国范围内支持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建设;2012年中央财政新增1亿元支持内蒙古、四川、西藏、甘肃、青海、宁夏、新疆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肉牛肉羊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开展改扩建。支持资金主要用于养殖场(小区)水电路改造、粪污处理、防疫、挤奶、质量检测等配套设施建设等。畜牧业作为我国农业农村经济的支柱产业,对保障国家食物安全,增加农牧民收入,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推进农业现代化,促进国民经济稳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从政府、开发商和施工民工三方利益权人来看,施工民工在利益的博弈中很可能成了开发商“取利”的工具,因而使政府与开发商之间难以形成应有的监督约束机制。一旦出现此类拖欠事件,有关部门不能为了自身的利益就会把“灾难”扔给开发商;甚至不排除有人与开发商“结盟”,形成项目的腐败“黑洞”。

  群众利益无小事。希望吉木萨尔县高度重视万亩畜牧产业园区项目施工群众反映出来的问题,并且积极妥善地给予解决处理,这也是确保当地畜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环节。